平阳网
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历史 -> 正文

平阳学统的递相传承 —《平阳学统·宋代卷》引言摘编

2017年04月26日 14:24:45 来源:平阳新闻网

  黄进峰

  

  

  在南北宋之际,温州及平阳经济已先自发达,文化则紧随其后。

  文化学术方面,根据目前之史料,学界公认永嘉学术始于北宋皇祐三先生,即王开祖、林石、丁昌期。他们都在温州讲学并拥有众多学生,王开祖的讲学时间似早于河南二程。他们三人均列《宋元学案》。随后“元丰九先生”——周行己、许景衡、刘安节、刘安上、蒋元中、沈躬行、戴述、赵霄、张辉等九人于北宋元丰年间(1078—1085),亲赴汴京太学学习,受到洛学和关学熏染,其中周行己、许景衡、沈躬行、刘安节、刘安上、戴述六人还远赴洛阳亲炙程门,接受程颐(洛学)的学术。其余三人虽未亲及程门,但都接受洛学观点,成为私淑弟子。周行己、许景衡、沈躬行还兼从吕大临学习关学。随后,这些人以及谢佃、鲍若雨、陈经邦、陈经正、蔡元康、潘安固、章永等先觉、先行之士并为温州(平阳)大地不遗余力地播洒洛学、关学种子,为当时的“僻远下州”——温州(平阳)学术、人文修养的推广、传承起到开创性、决定性的作用。

  宋代以前,温州精通儒术者,世无传焉,温籍人士在北宋之前进入史传的人物也寥寥无几。虽然,科举制肇始于隋、唐,但平阳县的有关志书也只从宋代记起,这大概是由于平阳县在宋以前的人物“缺然无闻”的缘故。

  平阳在宋以前的“土地、人民、政赋”等状况一直附见于永宁(温州)而没有自己的单独县志,南宋开禧至嘉定年间平阳县令汪季良所编著的《平阳会》,也仅仅是一部财政税收专志。一直到元朝大德十一年(1307),在州判官皮元的主持下并由林景熙作序的《平阳州志》方告撰成,这是平阳第一部县志。

  在过去,平阳县地域介于浙闽两省之间,地理位置颇为偏僻,四方舟车商贾之所不至,但也没有“末富淫巧”震荡人们的胸怀,所以总体来说,社会风气还是比较敦厚淳朴的。那时候的读书人安于私塾,农民安于田亩,工人安于厂肆,商贾安于市肆,民风与古时候差不多,只是与中原相较略显鄙陋而已。

  在过去,由于平阳县地域广阔,地理结构则有山、海、原三种风貌,民风、士气也不能一概而论。大抵是:城市之区俗稍浮薄,乡村之地真朴犹存,海滨之人性喜械斗,山陬之民多事讼争,这种情况,归根到底的原因,多半还是由于平阳县地瘠民贫的客观环境造成的。

  环境是死的,但人心却是活的,世运的盛衰,学术、人心的端正与否,最终都反映到人格完善、人才作成上面来。当年,楚国大夫王孙圉论国宝,不以白玉为宝,而以贤才为宝;周大夫单子过陈,知陈必亡,无非以其政治无秩、篾弃先王良法美制而已。

  所以,历代编志者,谨遵故步,不再矻矻以经济、富足宣言为第一要务,而是以其背后人才的兴衰、风俗的厚薄作为一个时代的标杆;人才的兴起、良风善俗的形成,才是社会发展的硬道理、软指标,客观经济条件则仅是一个时代的附丽而已。

  民国《平阳县志》称:“平阳衣冠文物至宋而盛。陈经正兄弟,徐寓、蔡懙诸君子,先后从遊程朱之门,皆得其传以归,递相授受,邑遂称‘小邹鲁’焉。”(民国《平阳县志·风土志一·士习》)

  平阳学统的递相传承,正是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逐步展开,逐渐演化,最终在宋代走向辉煌的一个过程。

网络编辑:谢天涯

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网友评论

平阳学统的递相传承 —《平阳学统·宋代卷》引言摘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