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阳网
您所在的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历史 -> 正文

藏在大山深处的望族

2017年01月23日 13:31:03 来源:平阳新闻网

  潘孝平

  1250年前的今天,渔阳鼙鼓动地来,烟尘千里,金戈铁马击碎了长安城里的霓裳羽衣曲。一夜之间,大唐帝国在战栗,中原大地在淌血,老百姓的生活被撕裂。避乱,远离兵燹,成为当时民众无奈而痛苦的抉择。周欲纳加入了逃难的行列,他拖家带口自江西饶州乐平县弋阳出发,南下,南下,一路南下,当他们一干人等无意间闯入温州横阳县西南一隅,一个叫睦源的地方时,发现此地四面环山,林壑优美,三水汇源,玉带盘腰,实乃风水宝地。周家人决意不走了,便依山就势,在睦山山麓之上,开疆拓土,安家落户了。于是,大山深处迎来了第一支迁徙族群。

  

  青街睦源桥

  青街碇埠

  睦源腹地有大片沃土,可屯田稼穑,又有涓涓溪流相依,面对这一方家山,春风万木,周家人很是受用云雾山中的农桑岁月。周家族裔为光前裕后,昌达门闾,在寒来暑往之间过着恬静的耕读生活,历经唐朝、五代、北宋400多年的王朝更迭,及至南宋,厚积薄发了。自南宋淳熙五年(1178)周世南登第到咸淳七年(1271)周仁勇登武榜眼,不出百年,睦源周家共有18人金榜题名,与南湖薛氏、三桥朱氏、盖竹林氏并列平邑北港四大名门望族。

  一门同科四进士

  公元1196年,适值宋宁宗大比之年。淮水以南的莘莘学子,满怀“入仕”期许,从天南地北朝着帝都进发。博学之士周茂良(周欲纳之九世孙)携三位侄子一行,负笈担簦,自睦源起身,跨过门前六板桥,跋山涉水,一路北上,赴临安府赶考。辛卯之月,皇城集英殿上,周家叔侄四贡士一同参加了天下人翘首企盼的殿试。迨至传胪大典,宋庆元二年丙辰科的神秘面纱揭开了。当威严肃穆的殿堂上传唱出周茂良、周励、周勉、周劼登状元邹应龙榜时,令人惊羡。“一门同科四进士”,一时誉满朝野,声震瓯越。皇帝赵括获悉奏报,奇之,悦之,特遣时任国子监司业的叶适千里南行,奔赴瓯南睦源考察。但见周茂良之家,“山拱水揖,自成面势”“作屋聚书,草木修列”,水心居士名之“睦山堂”,并欣然为之撰《睦山堂铭》。一代鸿儒对于周家叔侄勤勉好学,“资仁以合其族,浚文以光其后”大为赞赏,这一段萦绕在大山深处的佳话,成为周家人心空的一抹绿荫。

  周家与青街的不老传说

  

  青街老街

  青石锣

  南宋。五十里睦源,碧海云天,周家一枝独秀。周氏人家自从根植于这一方世外桃源,蓄势于陋室,秉承忠厚有为之家风,里仁为美,家业日益壮大。周家宅院前临睦水,背倚睦山,门庭功名旗杆威仪,里外构建双重围墙,里墙内有三椤屋宇十二厅堂十八巷,外墙内有“睦山堂”“水绕堂”,蔚为大观。那青砖黛瓦在茂林修竹的掩映下,显得迷离曼妙。

  生活在重门深巷里的周家人,还有一些事儿,因为通着金銮殿,给乡人以高深莫测的新鲜感。当时周家有一个名叫周仁勇的年轻人,乳名周八,长得熊腰虎背,力能扛鼎,平日里总是舞枪弄棒,生活散漫,不思进取。有一年元宵节,在朝做官的七位叔伯兄长回乡省亲,连同周八刚好围坐一张八仙桌饮酒话乡情。为激发周八的上进心,席间,几个嫂子在桌旁奚落周八没出息,允诺说,如果有朝一日,你周八也像兄长们一样青袍加身,嫂子们一定用青石铺路五十丈,迎接他的荣归故里。这个激将法奏效了,周八随兄长赴临安府,经年发奋习文练武,后果然蟾宫折桂,授宁国府推官。翌年,周八骑着高头大马归乡,当家里嫂子闻讯时,已来不及铺石板路了,嫂子们为不食言,便先用靛青土布铺路五十丈相迎,后改用青石铺路。这一条“青街”作为街名,数百年来就一直延续下来,这一个关于周八的传说,一直在坊间流传,今天的青街乡也因了这一条青石街道而得名。

  周嗣德主政平阳州

  元朝。在蒙元王朝主宰的90年时光中,睦源周家依然是平邑绝对的豪门大族,这当中绕不开一个名叫周嗣德的人。周嗣德(1306-1371)周茂良之七世孙,出身将门之家。其曾祖周汝临,宋江阴军节度判官。祖父周雷轰,赠太中大夫。父亲周应奎,浙东道宣慰司同知、副都元帅,封汝南郡侯。周嗣德幼承庭训,年轻时赴青田石门洞攻书,课余习武,能横槊赋诗。周嗣德先前任福建海口场司令,总理盐政。他跟平阳扯上关系,能够在刀光剑影里纵横,那是公元1354年的事儿。元朝末年,旱灾蝗灾不断,苛政猛于虎,饿殍满道,官逼民反。时闽栝义军兵临平阳境,焚烧公廨,劫掠富豪、宗庙,平阳州风雨飘摇中。统治当局为挽救颓势,浙东道宣慰使恩宁普推荐周嗣德摄平阳州事,朝廷倚仗他“讨贼安民,给以粮五百石,勉令就职”。周嗣德“随以所给粮赈饥民”“募丁壮为兵而训练”,他踏上了挥师镇压红巾军农民起义的征途,直到公元1360年,“平阳‘山寇’始平,境内乃安”。

  周嗣德主政平阳州十年,对于“父母之邦”是用心的。战火之后,他修治城防官署,整饬狱讼,革除积弊,劝农兴学,使社会秩序得以安定。为了保境安民,与民休养生息,排斥方国珍打着朝廷的旗号,企图割据温州路的野心,周嗣德多次向日薄西山的元王朝漕运粮食上供,同时,对于方明善屡次来犯平阳境的舟师,给予坚决迎击。元至正二十三年(1363)九月十八日,因叛徒出卖,平阳保卫战失败,州城陷落,周嗣德为方明善所俘。方军占据平阳后,肆行烧杀淫掠一个多月,城内十室九空,民不堪其苦。是年十二月,方军兵败,从此平阳州归顺朱元璋。公元1367年,周嗣德在挚友刘伯温的斡旋之下,削职为民,自南京回归睦源故里。晚年,周嗣德寄情于故乡山水,着手编纂了一部《南雁荡山志》(六卷),厥功至伟。明洪武四年(1371)八月,周嗣德病故,葬于睦源岭。1382年,平阳名流苏伯衡特为周嗣德立传并作《周公墓志铭》。

  世事苍茫成云烟。元亡明立,睦源周家为避祸,外迁星散,府第已荡为寒烟,徒留下“周宅基”这一个村名,标注着一条历史文脉,成为山乡青街流年中的尘光记忆。今天,徜徉在周宅基那一条又一条阒寂的巷子里,路口那一对打造于1165年的青石锣,在秋光里默然直立,让人依稀想见那一个名叫周渭的老人峨冠博带的样子。触摸着外路头安置的丹石上马墩、下马墩,我的耳际仿佛回响着那来自800年前的马蹄声。在青街老街上漫步,牛角呜呜,一个关于浪子回头的久远传说悄然在我的心田荡漾。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眼下,周宅基村旁那一条崭新的“兴宅路”,也许不单单是青街的一个地名标签,或许是在引领着人们寻根的方向,或许是对于千年之前来此拓荒的周家人的一种怀想,抑或一份尊重。

网络编辑:雷鹏

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网友评论

藏在大山深处的望族